剑网3指尖江湖手游视频

權力的游戲:為什么瓊恩.雪諾的"軟弱"讓觀眾坐不住了

發布時間:2019-05-15 1評論 2888閱讀
文章封面

現實中,軟弱是多數人具有的性格特征。


某個角度來說,軟弱這個形容詞是有原罪的,因為在一段不短的時間,軟弱被當成一種負面的價值觀。


談軟弱,要從人的另外一項天性「好奇心」談起。


人天生都有好奇心,好奇心被視為哲學的起源。


好奇心使得孩子想要接觸新鮮事物,所以保持孩子的好奇心,有效引導他們帶著好奇心學習,可以幫助孩子培養學習的習慣,體會學習的樂趣,使孩子不把學習當成一件可畏的事情。


但好奇心是有限度的,好奇心促使一個人愿意冒險,從存在心理治療的角度,我們來到這個世上就是來冒險。


但我們盡管對世界充滿好奇,具有想要探索的欲望,但面對那些可能帶來傷害的事物,我們也會感到恐懼,從恐懼發展出焦慮。


這也是為什么從柏拉圖開始,一直到羅洛.梅,西方哲學家和存在主義心理學家,他們把「勇敢」視為一種美德,或者一種人需要培養的能力。


勇敢是冒險中不可或缺的要素。一個害怕嘗試新事物的人,他缺法打破框架的勇敢,那么他很可能困在老問題中走不出來。



勇敢的具體體現,羅洛.梅稱為「交會」(encounter)。


在這個世界生活,我們需要和外在世界交會,要和社會上的其他人交會。這個交會從淺層的意義,就是進行接觸。


就像一個孩子去觸摸街上躺著的一只貓咪,或是水溝蓋邊的一株小草。這種交會是主動的,但也是單向的。孩子自己在接觸之后,留下對這像事物的看法。


追星,其實也是一種主動且單向的交會。追星的人無法直接跟明星產生真實的互動,他們只能單向的認識明星,參與明星舉辦的活動,通過自己獲得對對方的認識。


如果哪天不追星了,這個主動且單向的關系就宣告結束。


深層的交會,往往是雙向的,交會的雙方通過一連串的互動,對彼此的關系產生一個逐漸深化的認識。


這種認識的內在動力很強,動力強就可能改變關系的內涵與走向。比如從點頭之交,變成親密愛人;或者反過來,從天注定的母子關系,反目為老死不相往來的仇人。


相反地,那些淺薄的交會所產生的關系,通常很多年也不會有大改變,因為根本沒有什么動力在雙方之間流轉。


但是要深入一段關系,意謂著要展開一場冒險,你得敞開自己,包括呈現自己的弱點。你得放下武裝,冒著被攻擊的風險。同時你不知道一段深化的關系,當動力在兩人之間流動,會推動兩人走向何方。


從這里我們回頭來看,我們的生活因為這幾種內在的驅動力,產生各種不同的選擇和后果。


出于好奇,我們冒險打破固有的觀念和?;?,接觸新事物,實踐新的想法。過程中,我們和他人和世界產生交會,同時面對內心的恐懼和焦慮。


實踐的行動帶來一連串的后果有時后果產生莫大的創傷,使我們后悔不已。有時后果另我們驚喜,感到幸福。


從這里看來,軟弱實際上是好奇心到冒險的路上,我們都可能出現的反應。



在《權力的游戲》中,男主角瓊恩.雪諾,不少觀眾都嘲笑他軟弱,不像個男人,沒有當王的特質。


比如當龍母要他隱瞞自己的身世,只要他能做到,就能避免龍母擔心自己地位不保,讓她放心,兩人的關系大有改善。同時也不會給其他家族謀反,推瓊恩上位的借口。


但瓊恩還是選擇告訴家人,從頭到尾,面對大事,選擇對家人有利的選擇,始終是他的中心思想,但也成為觀眾討厭他的原因。


從何時開始,一個為家犧牲的人被視為軟弱呢?特別這種對軟弱的看法,還是一種負面的看法。


在職場經常能見到類似的情況,有些員工對老板卑躬屈膝,面對長官或客戶羞辱的時候,即使內心難受,還是忍氣吞聲。


這看起來似乎很軟弱,但任何?;ぷ約旱男卸?,不必然要以一種暴力的形式實現。


更何況一般員工只是「公司的萬一,家里的唯一」,在公司可以被其他人取代,即使想走,想到家里需要自己這份薪水繳水電煤氣費、孩子的學費、給父母的安家費。


這些員工表面上放棄反抗,好像很軟弱,實際上是為了守護更重要的東西,以一種內隱而非外顯的方式實現真正的堅強。


瓊恩并不想成為英雄,也不想擁有皇室的血統,他原本有機會在北方塞外當一個與世無爭的人,但為了打倒夜王和異鬼,他不得不帶著一群跟隨他的英雄好漢,和各方勢力集結,繼續扮演一位領袖的角色。


跟隨瓊恩的人,和跟隨龍母或其他諸侯的人不同。


其他諸侯都想稱霸,就像春秋戰國時期,各國領袖養食客是為了爭霸,食客也謹慎的挑選有潛力稱霸的王侯,幫助跟隨的主子稱霸。雙方一拍即合。


瓊恩不想稱霸,但其他人跟隨瓊恩,卻要逼他稱霸,那么瓊恩就成為這些人實現自身理想的工具。這不是一拍即合的關系,而是強迫與委屈的關系。


如果瓊恩沒有遇到龍母,愛上她,并發誓要尊她為女皇。瓊恩大可在殺死夜王和異鬼后,留在北方,不參與諸侯們的互斗。


即便內心對權力沒興趣,也不喜歡殺戮,瓊恩還是為了對龍母的承諾和情感,和她一起戰斗。


從這個角度來說,瓊恩其實一直在勉強自己,當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,這需要很大的意志力才能做到。既然如此,他真的軟弱嗎?




有時我們看見身邊一些人被生活虐的不成人形,他們投降了,或這干脆跳進復雜的大染缸。


比如你看見父母為了討好老師,送禮賄賂。你批評父母不道德,說大不了不上學。


比如你在飯局上看見同事為了談案子,被顧客口頭吃豆腐。你批評同事一點女權意識都沒有,應該metoo一下,應該痛斥客戶。


比如你在朋友圈看見某個朋友,成天都貼一下歌頌某團的文章,好像活在9021年。你覺得他一點現代民主思想都沒有,簡直是被洗腦。


你覺得這個人惡心,那個人惡心。


從根本上講,「與其說他們惡心,不如說現實惡心?!?/span>


鼓勵別人冒險很容易,動動嘴巴就行。但假使我們不清楚對方一旦冒險,冒險背后要負擔的風險有多大,那么我們的鼓勵可能是推他們入坑,而不是幫他們出坑。


就像有次我在一間咖啡店的露天座位喝咖啡,看見一條狗趴在咖啡店門口的階梯上,阻礙客人行走。


咖啡店老板打電話叫捕狗隊的人來,當補狗隊的車開到門口,咖啡店對面餐廳的老板走出來,要阻止補狗隊的人依法把狗抓走。


餐廳老板指責咖啡店老板殘忍,咖啡店老板淡淡的說:「這條狗沒事就在門口拉屎,經常有客人踩到。你那么愛護動物,你把狗接回去養??!」


餐廳老板聽了,表情依舊不高興,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
在某處軟弱,如果是為了實現自己認定的價值觀,好?;ち硪淮Ω匾謀Ρ?/strong>。


這種軟弱,我想反而是真正堅強的表現。



不可否認,瓊恩缺乏領袖的智慧和大局觀。


但別忘了瓊恩的出身,他從小以為自己是艾德.史塔克的私生子,艾德的妻子向來不待見瓊恩,完全是看在對先生的敬意,以及家庭的和諧,以守禮到冷漠的態度面對瓊恩。


瓊恩從小缺乏母愛,一直是家庭的邊緣角色。


往往當我們缺少什么,我們就會試著彌補什么。


瓊恩缺乏母愛,從精神分析的說法,這是一種「早年創傷性經驗」,所以他非常努力的表現自己對家庭的愛,像是通過自己證明自己身處的家庭是有愛的。


這在現代家庭中同樣常見,某些渴望得到父母關愛的孩子,他們會加倍努力表現出父母想要的聽話和乖巧,他們內心有個聲音:「如果我聽話,讓父母滿意,他們就會愛我!」


所以瓊恩一直是史塔克姊弟里最重視家庭關系、手足血緣的。


這也讓瓊恩到后期,每當珊莎等人喊出「我們是一家人」,瓊恩往往選擇相信他們,接納他們的意見,對他們開誠布公,結果反而被他們算計。



瓊恩的軟弱,同時也是他的人性之光,他一直盡力在?;ぷ約旱募彝?。他會在家庭和其他事務沖突的時候煩惱、糾結,這反而讓我感覺他有人性。


一個真正的人,不可能不犯錯,也不可能像個理性的機器永遠面面俱到。


這可能是觀眾對瓊恩不滿的原因,我們在他身上看見不得不軟弱的自己,看見不夠殘忍的自己,看見因為人性而犯錯的自己。


瓊恩兼具成功者的三大要素:過人的天賦、堅毅的性格和千載難逢的機遇。就像一個智商150,又愿意努力,身邊又有貴人相助,總能逢兇化吉的一個人。


大家都覺得這個人理所應當考進北大、清華,或者進入世界名校,出來再進個世界百強公司,一路往上干,跟著出來創業,把自己的名字寫在福布斯富翁排行榜上。父母期待見到他光宗耀祖,朋友、伙伴希望在他的帶領下馳騁商場。


結果這個人對這一切都沒興趣,他只想在家當個家庭煮夫。


于是身邊的人都憤怒了,他們內心的軟肋被刺傷,不滿的怒吼著:「如果給我這樣的天賦、性格和好運,我肯定能干一番大事!」


然而,就像佛洛伊德說的「移情」(transference)。


其實我們不滿的是自己,希望自己像歷史上的大英雄,理性、有智慧,同時在必要的時候放下情感。但我們做不到,于是我們希望有人代替我們做到。


想想不也挺奇怪,當許多人歌頌龍母、珊莎等《權力的游戲》里面的女性角色,她們走出傳統女性的窠臼,追求自己的成功與價值,甚至成為凌駕男性的統治者。


為什么不能反過來為瓊恩選擇終于家庭,擁有小小幸福就滿足而為他開心呢?


說穿了,難道不是還是抱著對男性的某種男權刻板印象,覺得男性就應該像個英雄或王者嗎?



瓊恩不是我們,我們也不是瓊恩。


我們得承認我們可能真的缺少一點天賦,我們不像某些交了好運,出身含著金湯匙。我們僅存的可能是努力,但或許努力沒有帶來預期的回報。


我們是我們自己,一個時而軟弱,時而堅強的人。


但誰不是呢?


作者:高浩容,哲學、教育雙博士生,臺灣哲學諮商學會監事。著有《煩惱心理學》、《別害怕當個流淚的大人》等書,現居上海,專職咨詢與寫作。公眾號:高浩容的小酒館。

排版:Survival


0

回復

作者頭像

高浩容

TA在等你的回復~

(不超過200字)

提交回復
向下加載更多

私信

高浩容一條私信

取消

問題反饋